梁文韬/特朗普固本型大美国主义的经济启示

博九网快讯:

梁文韬/成大政治系教授

宣称要令美国强大的新总统川普甫上任就展示他的魄力,迅速以行政命令履行一些竞选承诺。其中以正式退出TPP最受各国关注,美国的忠实盟友日本及澳大利亚更尽上最后努力试图挽回。不过,由于退出TPP也是其原竞争对手希拉蕊的政见,TPP本来就没有什么前景,只是做为TPP原来推手的希拉蕊竟然在决定参选后改变态度,实在令人不解;这样也显示民主党施政方针上的不一致性,或许是由于民主党人普遍不晓得该如何回应目前全球化对美国带来的挑战所致。

肆虐的全球化与扩张型大美国主义

在过去三十多年,美国实施的经济扩张主义与全球化的发展是相辅相成的,这种大美国主义仗赖美国大型公司在全球攻城掠地,一方面将生产基地转移到所谓发展中国家,另一方面则拓展市场并增加其产品的市占率。美国制造业在这个过程中逐渐萎缩,金融服务业则蓬勃发展,更间接催生了金融资本主义带来的泡沫化。从一九八七年股灾起多次周期性的美元资产价值疯狂膨胀及泡沫爆破,这些周期的出现源自于全球化对美国及其他已发展国家的影响,在产业端看到制造业外移及金融业的去管制化,在分配端则越见中产阶级贫穷化及蓝领阶级贫民化,这个趋势促进金融资本主导的投机行为愈发肆虐的恶性循环。

表面上看来,美国最终成为受害者,可谓自作自受,大多美国民众受到二○○七年金融大海啸的严重影响。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每次泡沫爆破对于最富裕的资本阶层之冲击较市民大众相对的低,因此,财富分配不均的情况一直恶化中。或许也是因为这样,素来被认为愿意支持劳工权益的民主党希拉蕊跟着说要退出TPP。然而,从川普及共和党的立场看,民主党似乎无法在处理扩张型大美国主义遇到的问题上提出鲜明的应对策略及果断的执行决心。

大家也许要了解扩张型大美国主义本来就逐渐遇到了瓶颈,美国公司到所谓发展中国家扩张生产所带来的低成本效益已逐渐减少。另外,从一般消费端看,象征扩张型大美国主义的跨国企业如麦当劳,在亚洲很多愈来愈发达地方的成长早已饱和,因而早已有淡出的倾向。在高档消费端如3C产品,则受到中共主导的霸权国家资本主义的强力挑战,最明显的例子是中共军方企业华为的手机在亚洲的市占率已经超越苹果的iPhone。

固本型大美国主义的底蕴

川普的政策或许并不完全是针对中国或某一国家,也不单只是为了劳工阶层的福祉或改善就业;其重点是持盈保泰并巩固国力,这就要留住资金、技术及人才。金融大海啸的冲击早已令欧巴马政府意识到不能过度依靠金融资本,故而实行了重建制造业的一系列措施。川普准备推行的部分政策是要大幅度深化欧巴马执政后期的方针,当然新政府不能靠喊一喊美国优先之类的国族主义口号就能奏效,而是想依靠减少爱国企业之税收及惩罚外移企业双管齐下的策略来具体地保住资本、技术及人才。

川普不只退出TPP,更想重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加上对欧盟的鄙视,在在反映其对区域贸易共同体的反感。但这不代表他反对自由贸易,反而显示他想以美国为核心的方式进行贸易谈判。这种态度跟他的美国优先理想有关,美国人或许会慢慢意识到川普政府以崭新经济政策巩固国力的心意。川普的崛起被视为反全球化的经济保守主义抬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言之过早的说法,以经济挂帅的共和党或许是要以另外一种方法尝试主导全球化,亦即鼓吹以双边而非多边谈判方式确立以美国为中心点的多向贸易伙伴网,新政府认为美国利益在这状况下可望得到最大化。

我们必须意识到美国政府的新思维对台湾形势其实是相对有利的,台湾当局在美国退出TPP后,就不用也不须再执着要参与区域经济整合。过去台湾试图加入区域性自由经贸协定都遇到了政治困难,未来也会是如此。美国的做法等于是鼓励大家各自在WTO架构下进行双边贸易谈判及订定相关协议,因此,即使台湾要继续玩全球化的游戏,也可趁着新的氛围以WTO成员身分开展跟更多不同国家进行双边谈判。不过,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不妨学习美国的固本思维,别再推行外向政策,先留着资本、技术和人才,并调整产业结构方为上策。试问,一个没有能力或意愿营营役役地从事生产,而只顾金融操作及房地产炒作的小岛,拿什么跟其他国家进行贸易呢?

本文遵守CreativeCommons协议,您可以自由复制、发行、展览、表演、放映、广播或通过信息网络传播本作品,但请按照如下方式进行署名:
原文首发:
原文链接:http://tonli.net/ua/201702/7.html
发表评论:

*

*